TOP

公报私仇施威胁猛编狂造 优秀干部被逼供含冤入狱
2013-03-12 15:41:47 来源:湖南新网

浙江省庆元县林业局总工程师含冤入狱被判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
  

    涉案人员:
  谢正成,男,1963年出生,浙江省庆元县原林业局总工程师。
  陈锦平,男,原浙江省庆元县原林业局局长
  陈吴军,男,木材经销商(谢正成长期合伙经营者)
  案件经过:
  1、2009年初,木材经销商陈吴军准备承包庆元县五大堡乡蒙淤村良里岙山场的林木采伐权,因该山位于公路沿线,采伐许可证审批有难度。于是,陈吴军找到时任庆元县林业局副局长的被告人谢正成帮忙。被告人谢正成表示要用项目包装后才可采伐,并提出以其姐夫沙光荣的名义与陈吴军合伙经营该山场,陈吴军表示同意。随后,陈吴军承包了良里岙山场林木采伐权。因公路沿线山场的林木采伐需要时任庆元县林业局局长陈锦平(已判决)审批,被告人谢正成便提出让陈锦平一起合伙经营,陈吴军表示同意。被告人谢正成便找到陈锦平商量,以陈锦平妻舅姚小飞的名义参与合伙,股份由被告人谢正成与陈锦平、陈吴军各占一股,利润平均分配。讲好之后,被告人谢正成让其姐夫沙光荣起草了一份陈吴军、沙光荣、姚小飞合伙经营良里岙山场的虚假合作协议,并先后让上述三人在协议上签字后交给陈锦平一份。随后,被告人谢正成与陈锦平安排省林业局专家到良里岙山场考察,将该山场确定为珍贵用材栽培与推广示范课题项目基地。在该山场林木采伐审批过程中,陈锦平签发“同意采伐’’的审批意见,林业部门发放了林木采伐许多可证,采伐强度为100%。在场林木采伐经营过程中,被告人谢正成出资5万元,陈锦平未出资。不久,谢正成收回5万元本金。该山场经营结束后,盈利约60余万元。
  2010年4月至8月,陈吴军共送给被告人谢正成人民币43万元,其中10万元为被告人谢正成投入本金所分得的利润,33万元为其感谢被告人谢正成和陈锦平在经营良里岙山场林木过程中给予帮助所送的贿款。被告人谢正成将已收取陈吴军人民币43万元的事告诉陈锦平后,陈锦平表示钱先放在被告人谢正成处,以后再分。2010年10月,陈锦平因购买房产,便让被告人谢正成将20万直接转账至对方的银行账户,并出具了一张向被告人谢正成借款20万元的虚假借条。检察机关在查处庆元县林业局其他案件期间,被告人谢正成出具了一张向陈吴军借款10万元和33万元的虚假借条,并交代陈吴军对外称其收受的43万元为款,又让陈吴军出具了两收到沙光荣、姚小飞各10万元投资款的虚假收条,并将姚小飞的收条交给了陈锦平。
  2、2003年至2005年春节前,被告人谢正成在家中分三次收受木材销售商阙爱英为感谢其在木材经营上给予的帮助及搞好关系所送的人民币合计15000元。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 2003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谢正成收受阙爱英所送的人民币4000元;
  2、 2004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谢正成收受阙爱英所送的人民币6000元;
  3、 2005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谢正成收受阙爱英所送的人民币5000元。
  案件结果:被告人谢正成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构成受贿罪判处谢正成有期徒刑十年另三个月。
  上述依据:2012年6月10日,《谢正成受贿案专家论证意见书》中:谢正成与陈吴军合伙经营行为的法律性质,以及谢正成参与涉案项目的合法性问题。谢正成与陈吴军原本就有良好的合作经营经历,两人合伙开发良里岙山场、从事山场林木采伐、种植等经营活动合伙意识真实明确、合伙主体适格、合伙内容真实完整、合伙收益合法。包括:一、合伙意识真实、明确:谢正成与陈吴军在经营本项目之前曾有多年合伙的历史,且能证明这次合作的细节、过程等事实。二、合伙主体适格:现行政策鼓励鼓励国家干部参与林业开发。三、合伙内容真实、完整:谢正成基本按约履行了与陈吴军的合伙约定‘两人又相互信赖的基础。四、收益合法性:谢正成从山场项目获得的收益系报酬。五、由于谢正成与陈吴军的合伙行为真实有效,在陈吴军同意的情况下,谢正成对合伙财产有收益处分权;谢正成的合伙行为不属于职务行为,也不属于“利用第三人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情形;谢正成与陈吴军的行为系共同行贿行为,行贿对象是陈锦平。由于谢正成与陈吴军的行贿行为没有谋求不正当利益,也不能认定为行贿罪。
  《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第一条规定:关于以交易形式收受财物的定性处理问题:根据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不针对特定人的各种优惠交易条件,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的,不属于受贿。《意见》中第三条规定除双方交代或者书面协议之外,主要应当结合以下因素进行判断:1、有无正当、合理借用(垫款)事由;2、款项的去向;3、有无归还的能力和条件;4、有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及行为;5、未归还的原因;等等。如果国家工作人员以借款(垫付资金)为名向请托人索要财物,或者非法收受财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的,应当认定为受贿。《意见》九规定:关于收受财物后退还或者上交的定性处理问题: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在案发前退还或上交所收财物的情况复杂,主要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并无收受财务的本意,行贿人送财物时却无法推辞而收下或者系他人代收,事后立即设法退还或上交的。主观上没有受贿故意,不是受贿罪。第二种是收受财物,未立即退还或者上交,但在案发前主动退还或者如实说明情况上交的。情节严重,造成后果,依照刑法的相关规定定罪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定为犯罪。第三种是收受财物后,因自身或与其受贿相关联的人被查处,为掩饰犯罪而退还或者上交的,不影响认定为受贿罪。<<意见>>十二、关于正确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问题:一是要把握受贿的权钱交易本质,这是认定意见所规定的各种新的受贿形式能否构成受贿罪的关键。二是要坚持惩处少数,教育多数。三是要坚持在从严惩处犯罪的同时,对于具有自首、礼功等情节的,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另有关鼓励农业科技人员参与农业综合开发的政策依据:《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农业科技进步的若干意见》(浙委[2001]21号>,其中第八条“鼓励市县农技人员到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组织兼职,或受聘担任种养大户的技术顾问,或以技术承包、技术入股等方式直接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
  《若干意见》(庆委[2002]9号),其中第二条“鼓励农业科技人员在岗、离岗参与农业综合开发,建设农产品基地、创办农业龙头企业和农产品流通企业,并通过技术服务、技术承包、技术入股、技术转让以及资金入股等形式,获得合法收入。”第三条中“农业科技人员参加农业综合开发,可享受与农民和外商一视同仁的政府扶持政策。”
  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中发[2003]9号),其中第十五条“国家鼓励各种社会主体跨所有制、跨行业、跨地区投资发展林业。凡有能力的农户、城镇居民、科技人员、私营企业主、外国投资者、企事业单位和机关团体的干部职工等,都可以单独或合伙参与林业开发,从事林业建设。”
  冤情控告:
  我是谢正成的父亲谢朝根,庆元县黄田镇东西村人,现年80岁。我儿子谢正成是冤屈的,我要为儿子谢正成讨个公道:
  控诉一:庆元县检察院对我儿谢正成的“受贿”案曾分别向庆元县起诉又撤诉,后又移交莲都区法院,两个法院前后四次开庭仍无结果。一年零一个月,为什么把我儿谢正成仍关在看守所?这是典型的滥用职权,无视法纪横暴枉法的违法行为。
  控诉二:侦办人员威逼、诱骗我儿谢正成,人为造就不真实的假供词,表现在:1、每次记录谢正成口供笔录时,只记取办成“受贿罪”所需要的证供词,隐去或删除有利于证实谢正成无罪的、真实的情节,造成不真实、不客观供词。2、当谢正成不愿意在不真实、不客观的询问口供记录中签字时,一是威逼,长期不间断地轮流威逼;二是威胁说不认的话,他们还要查有关拜年送礼的事,签了就不查处,并说“说有罪就有罪,你是逃不掉的”;三是快过年了,不签就送谢正成去别的县。又说陈吴军签了人都放了。因我儿怕过年回不了家,怕我两老担心受怕,怕影响远在美国求学的儿子,同时更怕被关押回丽水水东的丽水市纪检委办案点,在那里受尽人身摧残和精神折磨的九天就夜。因此在他们长期威逼诱骗下违心地在不真实、不客观的口供笔录上签字画押,硬生生造成这桩天大的冤案。
  控诉三、庆元县反贪局侦办人员,为了把我儿谢正成受贿罪的假案做实,在威逼我儿子谢正成的空手同时,又想法设法威逼当事人陈吴军。在十多年的合作经营中,上有余款10多万元,其中苗木有6万多元,侦办人员一定要陈吴军承认余额未用于本案项目投资,同时又不准说本案前谢正成、陈吴军等人合伙收购大济村上庆自然村农房时仍有余款,侦办人员却有意隐去不提,造成谢正成投资不足,从而得出所谓的“干股”,以此计算出受贿金额。用种种制作假材料的手段,罗织我儿谢正成“受贿罪”的事实。
  控诉四:从2011年12越1日关到2012年7月,因庆元县法院无法判决,将我儿谢正成以与陈锦平共同受贿需并案办理为由,从庆元县法院转到莲都区法院。但实际上又不与陈锦平一起审理一起判决。这种说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的目的,这又是一次侦办人员玩弄执法权力的枉法行为。
  控诉五、庆元县检察院反贪局的侦办人员,为迫使我儿谢正成认罪已完全实现他们制造冤假错案的目的,在谢正成不肯认罪的情况下,犯下重重违法违纪行为:一是侦办人员要求律师配合做谢正成工作,因律师没有答应,就不批准律师依法去会见我儿谢正成,之后律师把情况反映到市检察院那里才肯会见;二是在律师会见我儿谢正成期间,因律师拒绝按侦办人员要求去劝导谢正成认罪时,反贪局局长吴理广就当场大骂律师,后来律师到市检察院投诉后才肯罢休;三是劝我儿谢正成及其亲属要换律师,要换成当地会听从或任其摆布的律师,后均遭到拒绝;四是威逼我儿谢正成的亲属交纳所谓的“赃款”,侦办人员首先威逼我女婿沙光荣,责令沙光荣十分钟之内赶到反贪局,茹步娇5万元赃款就将他重新关起来,还诱骗说“这是给你一个自动认罪的表现”,其实又是一个为达到我儿谢正成认罪的另一种手段而已。这种种卑劣违法违纪行为举不胜举。
  控诉六、更令人发指的是就发生在最近,一起骇人听闻的编造假证据材料的违法行为。2012年12月3日,在我儿谢正成开庭前,庆元县反贪人员为了搞到一份证明谢正成有新的罪行材料,用满天过海的方法,代为庆元县林业局私拟一份公函报送莲都区检察院,后被发现汉中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现该函已被庆元县林业局撤回。庆元县反贪局有关侦破人员又一次编织假证明材料,这是为制造冤假错案又一次犯下的罪行,从这一事例中可以证实,以往我儿在狱中作为定罪的口供笔录都是假的,都是根据他们要定谢正成“受贿罪”的需要制作的。案件已移交莲都区检察院后,庆元县检察院侦办人员理应不再插手,但他们怕假案被识破、被推翻,又迫不及待一次次插手案件,力促莲都区检察院和法院把案办死,并一次次冒着犯罪的风险制作假证据材料,不能用这些材料定我儿“受贿罪”。
  控诉七、个别侦办人员,多次不间断地威胁案件的污点证人陈吴军,一是威胁陈吴军,如不按他们的要求去讲,就叫陈吴军坐牢;二是威逼陈吴军说,他与谢正成原来做苗木、绿化、大苗移植赚的钱不是用于该案项目的投资,并要他重复计算成本和预先提取苗木租金等,造成以前的苗木生意没有结余资金可用来投资的假账,有几次因陈吴军没有很好配合他们制造假材料,侦办人员在反贪局局长办公室殴打陈吴军;三是威胁陈吴军,如果翻供而使许无罪释放,陈吴军就得进去坐牢,吓得陈吴军只有死扛到底,在莲都区法院要求陈吴军出庭作证时,陈吴军也一直躲到现在都不敢露面。我儿谢正成关了一年多,陈吴军就吓得东躲西藏了一年多;四是侦办人员因制作的假证据材料,我儿谢正成的“受贿罪”难以成立的情况下,又以谢正成与陈锦平共同“受贿罪”论处,侦办人员扬言,只要因陈锦平共同受贿被判,我儿谢正成就逃不了,只要莲都区法院将谢正成判了,他们就不要负起因案子被推翻的责任了。事实证明,制造冤假错案的侦办人员心虚,同时也在千方百计地在逃脱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心态。
  是什么原因是庆元县反贪局局长吴理广如此丧心病狂地迫害我儿谢正成呢?事情要翻回1996年期间,吴理广的父亲吴智青,因多次乱砍滥伐林木,被县林政据总站执法人员依法处理。当时吴理广家人多次向时任县林政局局长的我儿谢正成求情,我儿坚持了工作原则给予吴智青相应的处罚(庆元县林业局有案卷材料)。年轻气盛的吴理广十分气愤,一直怀恨在心,扬言定要为父报复要出这口气,一贯以来因我儿行事谨慎,吴理广一直没有找到下手报复的机会。正当我儿谢正成与陈吴军(十多年的苗木经营合伙人),为使楠木珍贵树种示范基地项目,在林木采伐需要局长陈锦平批准进展顺利邀请了陈锦平参与合作,当检方发现陈锦平没有资金与技术的投入也未参与经营管理定他为受贿时,吴理广就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费尽心机多方威胁迫使污点证人陈吴军作伪证,编织我儿谢正成有罪的虚假询问笔录,同时长期折磨我儿、逼迫我而在不符合事实、违反我儿医院的笔录(口供上)签字。环环紧扣制造出这天大的冤案。
  莲都区法院根据检方提供的这些虚假口供作为顶嘴的依据判处我儿十年另三个月徒刑。为还冤案的本来面目,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为洗刷我儿谢正成的冤屈,我强烈推翻由公报私仇的吴理广一手制作的虚假口供(询问笔录),要求无力广及其他的手下原来侦办人员回避。由现在管辖的莲都区检察院组织侦办人员重新调查取证。还司法一个公正,宦我尔清白。敬请新闻媒体关注支持并给与监督和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 莱州
上一篇:征稿通知《中国十大爱心诗作家》《中 下一篇:百大品牌老总集体宣布:2天大促规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