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撮尔灰烬败阎魔 一缕香烟破困厄
2019-03-10 16:03:17 来源:湖南新网

      ——专访共产主义战士范中法师夏万里

  笔者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人类是世间最高级的动物,聪明异常——人类用自己制造的精密仪器能生产出宇宙飞船遨游太空,能生产出原子“蛋蛋”将地球毁灭数次,厉害地怕怕;然而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又是极其有限的——鸡吃了几粒米粒,喝了几口水,便能生出鸡蛋,给人类几吨米,一江春水,用你最精密的仪器能生产出一个鸡蛋壳壳吗?
  人类用自己最先进的仪器能生产出一只苍蝇翅膀吗?
  人类能破解诸如范中法师夏万里此类神人联袂为人类祛病消灾、排忧解难、指点迷津之迷吗?
  他们联袂在为人类服务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高尚的共产主义精神又有几人能及?

 
  一 神机妙算的婚礼时辰
  2018年正月初九11时30分许,新娘陈甜家的客人吃完婚宴刚走到新郎井栋栋家的村头准备回家,新郎家村子突因高压线路故障而停电了(该村一冬都没有发生过停电事情),一大一小高耸在新郎家村口及家门口的两个红色气拱门也因断电而轰然倒下。这时新郎、新娘家的亲朋及村里人才醒悟过来,直呼“人家范大爷这个结婚时辰算的好!”
  如果按照访村通常的婚礼习惯,此时正是举行婚礼仪式的时候。试想:正在举行婚礼仪时突然停电,话筒、喇叭哑了,气拱门倒了,厨房鼓风机不转了,那将是多么晦气啊!
  这是发生在陕西蒲城县东阳乡护难村二组的故事。
  话说井栋栋准备在2018年春节前后结婚,想选个好日子。井母比较信奉离村约五、六里路范家窑村的“范大爷”,约在2017年农历十月的一天就去找“范大爷”给算一下。
  “范大爷”算后说:腊月初十。
  井母将此吉日告诉亲家后,亲家不同意。说是其家主要亲戚远在新疆,陕西到新疆几千里路,来回路途太远,请假时间又不能太长;加之再二十天就过年了,他们还准备回陕西过年。于是两家商定将婚期定地2018年正月初九。这时正值春节,法定有七天假,人家新疆的亲戚再请几天假,时间比较宽余。
  商议完毕后,井母有点不放心,就又到“范大爷”处问询了一下是否可行?
  “范大爷”说:初九这个日子太大,一般人压不住。
  井母说:您看我们两家都商量好了,人家有人家的难处,这该怎么办?
  “范大爷”说:如果你们两家一定要定在正月初九,那要把握住两个时间点:新娘必需在九点进门,十点举行婚礼。
  井母将这两个时间点告诉两家人后,两家人除井母、儿媳外都反对。
  首先,自家人反对的理由是:新娘要9点钟进门,那意味着咱们6点就得动车出发去接,动车就得放炮,但这时天还未明,放炮会影响村里人休息。再说,百十年来村子里还没听过谁家天不明就去接媳妇的,但井母对此时辰点深信不疑。
  其次,亲家反对的理由是:你们6点半到我家们口,开刚微明,太阳还没有出来,村里人还都没有起床,自己的亲戚都还没来,给人一种偷偷摸摸,不正大光明之感,怕村里人耻笑……但是女儿同意。
  后来两家人经过反复争议、协商,最后还是决定按“范大爷”的意思办。
  两家人首先观察了被弃用的腊月初十的日子。腊月初八阴天小雪,初九下了一场中雪,房上的瓦沟都下平了。初十天便放晴,初十晚上又飘起了雪。两家人都暗叹腊月初十是个好日子,因而坚定信心。
  为此,正月初八,女方便在自家招待了自家的亲戚。
  男方家正月初九6点准时从家里出发。怕惊动村民,在家门里只放了一串小鞭炮,到村外的十字路口才放了一通大鞭炮,6点45分到了新娘家门口……省去了好多繁琐的礼仪,8点钟便接到新娘向回赶。8点45分到达村口,9点准时进了家门。稍事休息后,10点钟举行婚礼仪式。农村的仪式比较简单,证婚人(介绍人)讲话后,拜过天地、祖宗、父母,十多二十分钟便结束。紧接着便安排新娘家的客人吃饭,吃完饭便回家……于是便发生了开头惊人的一幕。
  注:此案例系井母和一些村民向笔者讲述。

 
  二 布灰纸烬打败死神阎王
  井母为什么深信“范大爷”算定的婚礼时辰呢?这还要从二十余年前说起。
  二十余年前的正月初四,井母的公公不幸因病去世。亲友含悲安葬老人后,猫头鹰晚上还在她家院的大村叫唤。在北方农村,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不吉利的事情(通常要死人)。于是井母冲着啼叫的猫头鹰骂道:你这猫头鹰,人都被你叫死了你还想咋?赶快滚吧!……
  过了不长时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井母的丈夫井水旺得了肺病,咳血。
  真是祸不单行。
  井水旺立即被送往医院。经多次检查治疗,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一天天加重,咳血严重时一次能咳一碗血。当时也因生活贫困和落后的医疗水平,病情一度恶化,有气无力,无人搀扶难以走路,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无奈,家人只能将井水旺拉回家中等待死神的到来,此时正值秋季。
  就在此时,井母范家窑村的一亲戚说:其村中有一位人称“范大爷”(又名“范宗法师”)的神人或许能治此病,因为有许多疑难杂症就是范宗法师治好的。
  听闻此讯,家人就奔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去请范中法师看。去后是一位姓夏名万里的中年汉子接待了他们(听村中人说,人神范宗法师就是依附夏万里来给人袪病消灾,指点迷津的)。
  井水旺被搀扶着跪倒在“范中法师”的塑像前。夏师父给“范中法师”上了三柱香,烧了一卷黄表纸,再用黄表纸折三个三角形的小药包插在香鼎里的香灰上,然后剪了一块巴掌大长条形的生白老布(过去农村妇女手工刚织成的尚未用过的土布)放在桌上,敲响法器后,拿起法笔,然后由井水旺及其妻叙述病情,夏师父执法笔在生白老布上写写画画。不大一会儿后,夏师父一手用镊子夹住生白老布的一头,一手用火机将生白老布从下端点着,燃尽后非但灰烬不散,而且灰烬上出现了人类肋骨的图形,肋骨呈红色线条状,肺部有一个黑色小黑点,看得井水旺夫妇目瞪口呆。
  夏师父将此灰烬放在供桌一边。随后又将三个药包收起烧成灰烬,再将纸灰和布灰混在一起,让井水旺用温开水服下后回家,叮嘱近一段时间要多注意休息,千万不能感冒。
  回家后奇迹发生了,井水旺的病情一天天好转起来,咳血慢慢停止,身体疼痛也渐渐减轻,生活可以自理了……
  一日,井水旺在家闲着无事,就出去放羊。突逢大白雨,躲避不及,回家后便感冒了,病情又复发了……
  当井水旺夫妇再次来到夏师父处时,遭到拒绝。二人急忙跪地磕头,说尽好话,夏师父无奈,前后又给看了三次,井水旺喝了三次药包化成的灰烬,病情最终奇迹般地痊愈了,至今二十余年没有复发。起初时不敢抽烟喝酒,现在适量烟酒均可。
  死神阎王就这样被范中法师的两撮灰烬打跑了。
  井水旺及家人经过此番的生死劫难后,对范中法师万分虔诚,故在商定其子井栋栋的结婚吉日时特向“范中法师”求教。

 
  三 大德高人“范大爷”
  据笔者向夏师父及其村中长者了解:范中法师系晚清湖北十堰夏阳乡一范姓大德道士,生前医术道术高超,乐为百姓袪病消灾,扶危济困,去世后常依附于有德之人显灵济世,人敬称其“爷爷”、“范大爷”、“范中法师”。

 
范家窑村民家中供奉的范中法师画像
  清末,其孙逃荒从湖北背着他的法器画像、塑像来到陕西蒲城县,在县城东南方约三公里处挖了一面下地窑居住。从此,此地便称“范家窑”,隶属于东杨乡。
  其孙与夏师父的爷爷是一辈人,去世后安葬于葬于范家窑村北地头,距今已一百余年。 文革时平整土地时将其孙的坟墓平掉了。
  其孙没有后人,故现在范家窑的几十户人家中没有一家姓范的。虽然如此,百余年来该村人从没有更改村名的想法。
  这是为什么呢?
  据笔者了解,该村村民普遍人为范中法师是该村的保护神。百余年来,范中法师之英灵曾依附于该村多位德高望重者为本村村民及周边慕名而来的人屡屡除病消灾、指点迷津,赢得了百姓的敬仰。
  为此,该村村民家中普遍敬奉着“范中法师”的画像,比自己的先人还当事。

 
  四 忠厚长者夏万里
  夏万里,男,汉族,1943年10月3日生,蒲城县东阳乡范家窑人。父母对范中法师非常虔诚,范中法师也曾依夏万里之父多年。
  1964年12月,夏万里从家乡入伍到青海格尔木8063汽车团,1970年3月转业到陕西韩城矿务局当司机,大小车都能开。
  1977年秋季的一天,夏师父从韩城开着大车到西安拉货,下午时分当车行至距其家只有约5公里路程的蒲城县张椿林乡时,突然天空中一束猴子形的闪光体飞至夏师父的副驾位置后消失。当时夏师父正驾车自东向西行驶,眼睛正对着太阳,以为是眼睛受太阳刺激产生的光影现象而没有在意,直接将车开回家中。回去以后头脑好像不受自己使唤,说话有时疯疯癫癫,有时又很正常。
  夏师父最记得当初说过的两句“疯言”是:三天之内要放老戏(秦腔),七天之内延安要发大水(洪水)。

 
  忠厚长者夏万里于家中近影
  当时人们都不相信。老戏因文革破四旧等原因早已停唱了十多年,范中法师为民除病消灾之事及各地庙宇佛堂也被列入迷信而被严禁十多年,你一个司机怎么知道三天之内就要解禁?
  延安离此几百里路,你又不是龙王爷,怎么知道七天之内要发大水?
  谁知这两句疯言很快便被客观事实验证了。第三天中午时分,椿林乡的高音喇叭传来了高亢激扬的秦腔声;又过三天,收音机里传来延安发生了洪水灾害的消息。
  这两件“立竿见影”的预言的准确实现,震惊了附近的村民。一些政治敏感的人已由此预感到一个新时代即将开启,“范中法师”又要显灵为百姓服务了。
  从此以后,夏师父便与范中法师结缘,成了范中法师认定的服务员。
  从此以后,夏师父一去单位上班,就精神恍惚,心神不定,车更不敢开了,无法上班,于是只好请病假回家。
  回家后精神就变好了,但一去单位上班就又不行了。夏师父也领悟了范中法师的意思,于是长期请病假在家(2003年办了退休手续)为范中法师服务,为百姓出除病消灾,指点迷津。
  据夏师父和本村村民黄福娃等人(男,今年73岁)讲:最初要想在范法师像前求药问事时,还是需要三个“执法人”同时操作一些法器才可以得到范法师所赐药方——求药前,“执法人”先需对范中法师的塑像秉烛、烧香、叩拜后,两人虔诚的人抬着一个竹筛,筛梆边别着一支法笔(形似树枝),在筛子下的桌面上撒上一层麸皮,另一个人敲响法器(似小钟形铁器),意指请法师下凡有事请教。然后问事者叩头后说明来意,抬筛的两个人就会不由得胳膊抖动,法笔随着抖动就会在桌面麸皮上画出字样,因此三个人中必须有一个识字的人把所画的字记录下来,串在一起便是一个药方或处事方法。
  黄福娃是完小毕业(相当于现在小学四年级),当时农村多为文盲,黄福娃就担任抬筛认字工作。据黄福娃证讲:抖筛法笔画出的多为繁体老字,当黄福娃反复几次若不认识某个字时,法笔就画出简体字代替说明。
  据黄福娃讲:抬筛抖动完全是身不由己的抖动画字,且一般抬筛之人均为文盲,但只要有一颗对范法师虔诚的心就能抬筛。黄福娃说,他虽识得些字,但其家族几代完全没有行医、懂医的人,这些看似简单但又让人迷茫的动作画出的药方,却能救治许多疑难杂症,不由得让人有一种神秘的感觉。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由于农忙,求医问事的人又多,加之搞这种事情又不能赚钱,找抬筛的人很难。于是夏师父“请示”范中法师后将原来繁琐的事情简化为由夏师父一人执“法笔”在桌面上操作即可。
  每次求医问事,夏师父只收10元钱香火钱,遇到贫困人家就不收任何费用。夏师父就这样三十余年如一日坚持下来了,其虔诚之心,视金钱如粪土之人品,真是值得人们尊敬。
  注:九十年代以后,由于假药比较多,影响了疗效,范中法师就很少再开药方,多改为通过施舍药包的方法来代替。

 
  五 使瘫痪者生活能够自理
  任忠德,男,1951年生,家住蒲城县翔村乡六合组新立村。1996年夏季收麦时不小心从拉麦的车上掉下来,把颈椎部主神经线严重摔伤,当时颈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在送往医院途中曾两次休克。先后在蒲城县医院和重阳医院住院治疗数月无果,花去万余元,生命垂危。因其妹夫家在范家窑,知道病情后便求救于范中法师。于是其妹夫便将任忠德接到其家中让范中法师治疗。
  接来的当天下午,夏师父手持一支燃香来到任忠德面前。先是进行了简单的身体穴位按摩,后要求任忠德把从范法师塑像前求得的三个黄表纸药包烧成灰用温水服下。神奇的事情发生在连续三天后,任忠德身体就有了知觉,手臂也能慢慢抬起来了。听从法师的叮嘱,每隔几天就去求药包喝,然后再坚持慢慢锻炼。两个月后身体肌能就基本恢复,拄着一个拐杖就可以自由行走,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任忠德及家人万分感激。
  过年时,任忠德夫妇就带了800元钱和礼品前往法师像前还愿,感谢救命之恩。
  谁知他们焚香叩头之后求到的却是一句“东西少留,钱不能收”的神言。夫妇二人实在过意不去,留下礼品,扔下50元钱便急急走出门外……

 
  此病例是任忠德及妻子两人在其家向笔者亲述。
  六  打败恶疾红斑狼疮
  曾丽娜,女,1982年生,家住蒲城县龙阳镇小寨村一组。2009年时脸部出现大块斑块,先后去蒲城县医院、西京医院诊治,被确诊为红斑狼疮。从2009至2010年两年间,先后多次到多家医院求医救治不见好转。后在其公婆的再三劝说下,曾丽娜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夏师父处求范中法师治疗。
  夏师父为曾丽娜在范法师塑像前求得一药方(一般药店都有的几味普通中药),然后让其每隔三至五天再去范法师的塑像前求得三个黄表纸药包,点燃成灰后用温水服下。如此坚持一年左右病症痊愈。
  曾丽娜的公婆为什么要劝说曾丽娜向范中法师求救呢?
  原来其公婆一直靠种植大棚西瓜为生,多年来二老深信范中法师。每年下瓜秧、栽秧、授粉、卖瓜时节都会多向范中法师请教具体时日。二老虔诚遵守范法师的算定的时日栽种出售,多年来他们家的西瓜一直长势得好,能卖个好价钱。因此每年他们都要给瓜园里第一个结出的瓜虔诚地做上记号,等成熟后摘下献给范中法师,感恩之心由此可见。因此,他们深信范中法师能治好儿媳曾丽娜的红斑狼疮恶疾。
  此病例是曾丽娜的丈夫在其家向笔者亲述。

 
  七 使不孕者生子
  黄红军,男,1974年生,范家窑村人,婚后两年妻子不孕,因其父辈对范宗法师非常虔诚,就前去求药治不孕症。
  1995年7至8月份求得一中药方,去药店花了三元钱买了两副中药,和求得的几个黄表纸药包烧成的灰一并喝后,到1996年6月就顺利有了第一个孩子。
  两年后又求范法师赐药后有了第二个孩子。
  到此,要说一个善缘——黄红军之父黄福娃今年72岁,早年曾为范中法师抬过“筛子”。
  1998年,黄福娃有了第二个孙子的时候得了一次急性脑梗,去医院治疗出院后拄着拐杖才勉强行走,病情比较严重。当时家人见状就为黄福娃准备好了棺材。
  后来黄福娃到范中法师处求了三个药包喝了,病情渐渐缓解,不用拄拐杖便可走路了。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黄福娃依然健在。
  此病例是黄红军和父亲黄福娃在其家中向笔者亲述。

 
  八 点破迷津困厄
  1、据夏师父讲:数年前,附近村庄有一小伙经营货车多年,但年年总会出些小车祸,就是攒不下钱。于是前来问因……
  夏师父焚香、烧纸、敲击法器,范中法师听后说:先人有愿,没有实现。
  小伙子听后急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先人有什么愿没有实现?”于是赶忙回家问询。其父回想后惊讶地说:唉,你奶奶去世时挂心地说,七十多年前她十来岁时跟人逃荒讨饭来到陕西蒲城,最后落脚至咱村嫁给你爷,再没有回过老家。只知老家在河南南阳,具体什么村都忘记了,看你们以后经济宽裕了能不能回老家寻寻亲,给穷苦的亲戚提供点帮助?
  儿女们当时想:好妈哩,您来陕西七十多年都没回过老家,老家在那个县那个村您都不知道,再说七十多年了,早已物是人非,我们怎么能找到呢?因此就没当一回事。
  小伙子听后忧心地返回范中法师处说明情况,问如何处理?
  夏师父焚香、烧纸、敲击法器,范中法师听后说:回家买一辆纸糊的汽车,纸糊的司机,给司机取个名字,再多买此黄钱纸到老太太陵里烧了即可。
  小伙子回家后如法做了,后来生意日渐兴隆。
  2、井水旺之妻讲:约三年前,其村同龄人一个约三、四岁的小孙子见了其爷爷、奶奶后便啼哭,并将老两口向门外推。奶奶甚感害怕,听井水旺之妻介绍后带小孩来到范中法师处……
  夏师父焚香、烧纸、敲击法器,范中法师听后说:是小孩去世的
  老奶奶之灵附在了小孩身上。小孩子的爷爷太不象话了,逢年过节都不给其过世的父母烧张纸钱?
  在场的孩子的奶奶听后惊异地说,真是这样。
  于是,回家后赶紧买了许多黄钱纸去孩子的老爷、老奶陵里烧了,数日后孩子见到其爷爷奶奶便不再啼哭外推了。

 
  九 神圣是不可侵犯的
  古今中外人类的社会证明:神圣是不可侵犯的。
  远的不说,就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年年代中期,我们国家拆毁庙宇,抵毁圣贤,批判孔圣人等圣贤,挖出孔子、海瑞等圣贤的遗骨挫骨扬灰,灭神欺圣,践踏人权,结果把国家搞成什么样子了?——人民被整死饿死者无数,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八、九十年代后,我们国家汲取了前述教训,恢复庙宇,推崇圣贤,重视人权,经过近40年的发展,国民经济长足发展,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取得的成绩举世瞩目。
  为写此文,八个月来,笔者先后夏师父交谈十余次,走访村民、患者、当事人数十人,取得了大量详实的材料。
  从我们取得的大量材料中可以印证一个客观事实——“人无完人,神无完神”。
  百余年来,范中法师及为其服务者为广大百姓治愈了无数疾病,解决了无数难题,指点了无数迷津,但对有些病症、难题、迷津也是能力有限或者无能为力,这一点必须予以说明。
  恳望广大读者多提批评意见。

 
  路信 理乾
  2018年6月一2019年2月
责任编辑:
上一篇:“2019亚洲偶像少年•星光盛典”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