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 还 是 英 雄 吗 ?
2019-03-17 10:45:16 来源:湖南新网

   我还是英雄吗?!!!

  刚见上面,江西省宜春市经开区金园派出所原副所长黄双辉便劈头盖脸地向笔者了问了一句话,这句话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种无奈的喧泄…
  黄双辉,公安部授予的“一等功”臣,2011年度的中国好人,江西省政法委授予的“人民满意政法干警”,媒体争相报道的保境安民的人民卫士,江西省宜春市经开区金园派出所副所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集团军第一师上尉转业干部。


  2010年11月1日在与歹徒搏斗的过程当中,为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幸被歹徒用铁棍击中头部、腰部,背部等身伤五处而英勇负伤。
  住院治疗期间,党和政府、社会团体、民间组织、普通群众寄予了他很高的荣誉,亦为江西公安战线上的一面旗帜、学习的榜样。而医院方面也只为当时只是昏厥的黄双辉做了一般的医疗技术处理,加上其本人的身体状况良好,没过几天他就带着英雄的光环出院了。
  我还是英雄吗?假如是,那我为什么不能评伤残?
  2014年,8月30日,工作期间的黄双辉,突感身体不适,随即便昏迷在路上了,事后,他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进行了抢救,由于事态严重,医院为他进行了开颅手术,清理出颅内大量淤血。
  苏醒后的黄双辉发现自己已躺在了神经外科了,他向医生咨询了自己诱发的病因是什么?医生告诉他是颅内淤血所至。那为什么会有淤血呢?自己身体一贯很强壮,会不会是2010年11月1日因公受伤时留下的淤血没有清理干净而导致的?此时,被黄双辉责问的医生吱唔着不肯道出实情,黄双辉便要求院方出具当年的病历和脑电图,但医院却以种种理由予以了搪塞和拒绝。
  2015年至2016年期间,黄双辉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伴随而来的是记忆力失常,视力下降,口齿不清,间接性头晕、头痛,行为、行动能力也变得迟缓起来。而更为严重的是,时常发生的癫痫病(他从没有癫痫病史)随时还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事情变的严重了起来。他向本人单位,以及上级主管部门和领导反映了自己的情况,同时也向民政部门提出了因公伤残鉴定评级申请,由于评残工作牵涉到多个部门,多重审核手续,本应由单位出面办理的事,由于太繁琐,消耗的人力、物力、精力和时间太长,加上医院怕承担医疗事故责任,迟迟拿不出原始的病历和脑电图来作为评残的凭证,原收留在家中的病历和脑电图也被前妻人为销毁,最后医院方还恬不知耻地炮制出黄双辉诱发的病因是因高血压、动脉瘤、抽烟饮食不当而引起的。为之,上级单位不支持了,民政部门也拒绝了他的评残请求。
  我还是英雄吗?假如是,我为什么成了维稳对象?
  为证明自己的身体伤残是因与歹徒的搏斗,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负的伤、落下的病,之后的日子里,黄双辉拖着病残的身躯自费往返于市医院、产民政局,区公安局、市公安局,宜春市政府,省民政厅,省公安厅,北京等部门逐级依法、依规地进行了申诉,一时间,他从英雄一下子变成了众矢之的访民、和钉子户了。
  起初,市有关领导及相关部门对他的问题还表示了关心,特别是当他病重期间市局领导得知他的房贷欠款因无力偿还遭到了起诉时,更是号召系统内全体干警进行了人道主义募捐,捐助来的十五万余元全部交给了法院及时替他还清了全部房贷,为此事黄双辉至今仍心存感激之情。然而,路归路,桥归桥,他的伤情又的确是因公所至,日趋恶化的身体,假如没有政府和组织的帮助,他的后半生将如何自理?微薄的工资又如何承付的起高昂的医疗费用呢?
  为之,为了自己正当合理的要求,又怕自己身体病情日益恶化,他就不断地请求组织和领导为他尽早讨个公道,尽早有个说法。久而久之,便自然而然地成了胡搅蛮缠的老上访户、老钉子户了。
  现在的他,几乎打不通一个当地领导的电话,受不到一个当地领导的待见,进不了一次政府的大门了(截访回来后除外,不仅见的到,而且还很热情)。手机接、打电话,内存资料、日常行为也处处受到了监视和监控,就连他的战友、朋友,亲人现在在与他的正常联系中也不敢多说,生怕因他受到无辜的牵连。      2 017年12月5日,黄双辉在市政府大楼正常反映情况时,也被闻讯赶来的开发区公安分局、宜阳分局以扰乱公共秩序等罪名遭到了殴打至伤(鉴定为脑震荡)
  更有甚者,就连朝夕相处的妻子和法院也在他没有行为能力的情况下判决离了婚、房屋也以欠债为由(注:此款早已用市局领导及系统干警募捐款还清)被法院挂在了网上以二十五万余元的低价进行了拍卖。
  我是英雄吗?假如是,那为什么在我千辛万苦把手续找齐、找全的情况下又以逾期为由不予办理呢?
  2018年春节后,为获取宜春市人民医院不肯出具的原始病历和其它证明,也为了证明他们诬陷我不是因公致残,制造假病历、逃避医疗事故责任的证据,黄双辉找到了南昌大学一附医院,浙江大学附属医院两家省级最权威医院,重新进行伤残鉴定。令他欣慰的是,鉴定结果一致认定,“后期所发病因,系2010年负伤后颅内淤血未及时清除干净所带来的后遗症”……
  铁一般的事实浮出了水面,真相大白于天下!!!
  带着这种心情,黄双辉在本宜春市逐个、逐级地向单位、向领导,向有关部门反映省院鉴定的结果,并请求市第一人民医院组织专家重新给予伤情复查和鉴定。
  五月,黄双辉的福音终于盼来了。《评定、调整残疾等级审批表》经个人申请,宜春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宜春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宜春市人民医院、专家组,宜春市袁州区民政局,宜春市民政局各级部门严格审核完成,伤残等级被评为六级,并在供全市人民公平、公开监督栏内整整公示了一周后,才通过有关部门呈送到省民政厅。


  事情似乎有了好的逆转,然而,省民政厅就是对此事久拖不决,人云亦云,追问一次结果就敷衍了事一次,并应付式地告诉黄双辉,说七月份就一定能办好。2018年的11月9日,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正式成立,这时的民政厅来电话了,告之他说,民政厅有关职能现已转给军人事务厅了,以后办理就直接找军人事务厅。与他们无关了。2018年11月底,黄双辉又急忙跑到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对接此事,简单填了一张表格后又被告之该厅刚筹建,千头万绪,需等待。
  十二月,黄双辉终于等来了当地民政部门的电话,(既然职能已移交,而通知方为何仍然又是民政部门呢?)但不是他期望的喜讯,而是告之评残没有通过,原因是从受伤始三年内未及时办理,现已逾期,不能办理。
  盛怒之下的黄双辉此刻咆啸了,他不顾任何部门的劝阻,毅然携带着厚厚的材料进京上访了。他找到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单位,也受到了热情接待,但没过二天,他便被赶来截访的宜春市工作人员堵在了宾馆左右陪伴并好说歹说地“热情”带回了原地静候“佳音”……
  我还是英雄吗?假如是,那为什么就是不给我解决铁一样事实的实际问题而非得逼我上访呢?
  2019年的春节就要来临了,静候佳音的黄双辉,左顾右盼的就是等不来任何领导的“关心”,等不来他们说需协调拿出解决问题的结果,2019年的1月中下旬,黄双辉在
  离春节只有十余天的时候,背上行囊,装着早已卷曲了的材料,再一次地进京了。住的还是廉价的饭店,吃的还是简单的饭菜。这次的上访,他得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针对英雄黄双辉的现状,他们寄予了很大的关心和理解,简化了办事程序,加快了办事速度,几天内就将材料转到了江西信访有关部门,而江西信访部门也以同样的办事效率将材料到了黄双辉工作的所在地宜春市,然后再按程序层级转达。事情似乎再一次地出现了转机。
  春节过后,相关部门和领导出面了,他们找来了黄双辉本人进行了友好协调和协商,答应一次性补偿三十余万元,加上好心的系统内全体干警进行了的人道主义募捐来的十五万余元,合计四十五万给黄双辉,前提是再不能无理取闹、再不能上访,而且要提前办理退休,对于其本人在市政府门前被无故殴打致伤,这些年来本该由组织办理的事,最后由他自费辛酸的历程和费用、无行为能力时的房屋被低价拍卖,无行为能力时的强行判决离婚、医院出现严重医疗事故,制造假病历,逃避责任、今后的吃药、医疗、康复、护理等无法承受的沉重负担,却只字未提……
  我是英雄吗?假如是,那为什么又要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我感觉我不是英雄了,相反,把我称之为狗熊还更为确切”。
  我是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党员和干部,二十年前为国尽忠,参军服役,二十年后,我恪尽职守,保境护民,危难之际挺身而出,舍生忘死、英勇负伤,这都是我身为共产党员的应尽义务和责任,我无怨无悔。我无意麻烦组织和政府,更无意向组织和政府提非份的要求,更不想上访做什么访民和钉子户,我因公致残,铁一样的事实,理应得到社会的尊重和理解,一个应该享受的伤残等级评定,为何又要让我一个残疾人跑这么多年?而且还评不下来?造成的逾期是我的责任吗?伤残是不是客观事实?这个英雄以后还有谁敢当?我的下半辈子又凭这区区几十万元如何为继?……
  我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此时的英雄只想流泪,因为事情的合理解决仍遥遥无期……


  图为病残后的黄双辉现状
  2019.3.1
责任编辑:
上一篇:新东方百日行动派,全城集结,等你来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