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阳光下的罪恶
2019-03-22 11:25:12 来源:湖南新网
——对湖北省随州康辉公司实际控股人余深书、余深平兄弟俩的实名举报
尊敬的公安部、国家自然资源部等机关及中央各新闻媒体单位领导:
您们好!
我是举报人:
现实名举报:
余深书,男,五十岁,福建省古田县鹤塘镇西洋村人(现任古田县人大常委会常委);余深平,男,四十多岁,福建省古田县鹤塘镇西洋村人。
湖北随州市随县万和镇矿区,共有七十多家石材企业,基本上都是福建的(古田县、连江县、罗源县)80%是古田人,余深书、余深平兄弟二人为湖北随州康辉公司实际控股人。除了当地人有六七家公司外,其余 60多家企业4000多人都被他兄弟俩所控制,60多家企业直接和间接损失 4-5亿元人民币。(用各种手段明抢辉磊公司2000万元人民币,闽丰总: 2000万元人民币(现在是力拓三厂),不出一分钱,各占了51%的股份,金额达到4000万元人民币,还有一家宝强公司最后没有抢成功,但宝强公司损失了7800万元人民币,被他俩兄弟迫害的公司有方园公司、闽丰总公司、金磊公司等,造成损失一亿多元人民币)。他们兄弟二人在当地矿区称霸一方,明抢暗夺矿区企业资产,搞得矿区乌烟瘴气,大部分企业主无自主权。众多投资人,对他们兄弟俩新生畏惧,敢怒不敢言。其嚣张气焰,令人发指。对此举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如有不实,举报人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具体情况反映如下:
一、倒卖矿山罪、盗采矿山罪、敲诈勒索罪等犯罪事实证据确凿。
1、倒卖矿山罪、国家规定个人不能随便买卖矿山,倒卖矿山是一种犯罪行为。余深书、余深平于2012年底将一个矿口私自以4600万元人民币卖给方园公司黄保信、黄保春(福建省罗源人办的公司)
2、盗采矿山罪:康辉公司旗下有15各分公司(分厂),只有2-3 个有证,其他12个都没有证。去年,康辉总公司法人代表黄聿春以被判刑,判三缓四,旗下的为拓三公司法人代表郑德强被判三缓三,康辉公司被国家罚款600万元人民币。事实上,他们公司法人代表都是花钱雇来的,真正的实际控股人余深书、余深平俩兄弟却逍遥法外。
3、敲诈勒索罪:康辉公司在万和矿山区是一个最大的一个公司。他们兄弟俩手中掌握三权(炸药、用电、道路)后面三权是有专门的说明。
①辉磊公司总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他兄弟俩利用各种手段和手中的三权,不出一分钱明抢了辉磊公司51%的股份,获利2000万元人民币,单方写的合同与协议,强硬让人签字,井写上自愿给他们51%的股份。
②闽丰总产(现叫力拓三厂)总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他俩兄弟以同样的手段进行重组。用各种理由压到3000万元人民币,不出一分钱占股份51%,明抢2000万元人民币,还要签上是自愿的,其中有一个人就是不签字,但他肆意妄为,强抢豪夺、终达目的。
③宝强石业公司总投资1.435亿元人民币,他俩兄弟先是挑拨内部一个股东的矛盾,而后如出一撤,还用两部车堵住厂门口达三个月之久,造成无法生产。写好单方的合同,逼他们签字,明抢51%的股份。宝强大部分股东实在气不过,太欺负人了,宁愿白送26%的股份给随州当地较强的公司,26%的股份价值4000万元分民币只收他500万元人民币。宝强公司白亏了3500 万元人民币,加上两年没有生产损失7000 万元人民币,直接损失达一亿零五百万元人民币才摆平此
事。这次康辉俩兄弟没有得逞。(单方合同原件,没有盖章附后)
④十五个分公司总经理全部被赶走。本来分公司单独核算,相对独立,分公司总经理们都投有股份,为了更好的控制与侵占利益,他俩相继赶走十五位经理,只设一个车间主任。分公司没有一点权利,就由他俩兄弟说了算,使得公司经营受挫,股东也无可奈何,只能忍气吞声,任其宰割。(力拓第一分公司康辉公司只投10%股份,总经理也被赶走了)
⑤随县矿山一刀切叫停产两年四个月,其间他们没花一分钱修路,但每年招收各公司的维修费,合计共350万元人民币;炸药照收保管、使用费,每个厂每月收费(1000元到9000元不等)
4、利用职权侵占罪
①康辉总公司开始三年不分红,估计8000万元人民币左右,他俩兄弟私自拿去放高利贷(每月2分半、3分、4分不等)
②有的发票不应该拿到理事会报销的也报了。
③以理事会的名义巧立名目,自定价格收取四十二家炸药、用电、过路费,账目从不公布。
5、私设收费站。去年一部拉石头车过他们私设的收费站要收100,今年一车收135元。正常情况下每天按600部的车算,一天可收入7--8万元人民币,已收了三年。
6、放高利贷。三年不分红,利用这钱放高利贷,利息2分半到4分不等,闽丰总厂向他借了2000万元人民币,利息3分。第二年向闽丰总厂要钱,没钱还,他俩兄弟以各种理由逼迫他们把闽丰总厂(总投资5000万元人民的一个厂)3000万元人民币抵给他。闽丰总厂小贷公司,叫陈娟负责,借高利货人数量众多,陈娟最清楚陈女,四十多岁,西洋人,以前她丈夫和余深书合伙做生意。在力拓三厂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一夜之间缩水510万元人民币,只剩下490万元人民币。
二、以余深书、余深平为首的黑恶势力,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大家敢怒不敢言 
 古田塘镇西洋村的众多村民畏余如虎,连在万和矿区的六十来个厂家几千人都对他兄弟俩都诚惶诚恐,生怕不知什么时候大难临头、倾家荡产。
201711月初,康辉总公司黑社会打手雷金木(13960679113)带领几十个人来宝强公司,强占门卫室用两辆车堵住大门,不让生产,不让营业。众所周知,其背后完全是余深书、余深平兄弟勾结村霸李建军联手而为。
力拓公司三厂黄北源有36%的股份,去年在余深书兄弟的授权下不分红,被扣下资金6000多万。十二月中旬,黄北源的内地余峥嵘向对方分红、要钱,本应是合理的,正当的,反而被余深书、余深平兄弟指使打手,开六辆车20多人把余峥嵘打成重伤。先后从随州市医院转武汉医院,又在厦门医院救治。兄弟二人怕余峥嵘报警拿100万封口费不让余峥嵘报警。
    他们兄弟二人,在害人、整人之前都把文字、数据、包括时间、根据什么都准备好,以备公、检、法查,考虑好对策。凡是开会(包括理事会开会)都是陷阱,凡是单方写的协议、合同等违背对方意医院的的也要千方百计、最后威胁人家在协议合同上签字,并写上是自愿的。弄虚作假、强奸民意达到他在法理上占住脚。
三、关于余深书、余深平兄弟炸药、用电、道路等四个情况的说明
1、炸药:开矿山需要炸药。在万和镇矿山康辉公司是最大的一个石材公司。康辉公司与随县公安局签订合同,由康辉公司统领取, 保管和发放给各公司的矿口使用。可他兄弟俩把他作为一种权力。国家规定,矿山没有证的不能发放使用,可康辉旗下的12各分公司炸药发放使用至今。其他公司有证的,随心所欲,高兴就发放给你使用,不高兴时就停发,让你的矿山不能正常生产。
2、用电:矿山的用电是康辉公司与供电局所签的协议,主要是由康辉公司代收电费。可康辉也把它作为一种权力,想停谁的电就停谁的电,想不给哪个分公司矿口用电就随意拉闸,造成停工停产。有一个铭鑫公司被停了两年多,不给用电,苦不堪言。很多家矿口都被他俩兄弟停过。
3、道路:从厂区到山上矿口最远的有18公里。当时由金器、闽丰等十家公司,每家公司出资180万元人民币,共集资1800万元人民币,修条18公里长的公路,中途还打通修了一个900米长的隧道。公路通后,大家共同使用,从不收费,正常运行了好几年。可余深书俩兄弟伙同当地万和镇邱家大湾村村支部书记李建军几个人,集资在中间取直修了4公里的沙路。通过县安监、交通局深入对公路检测后说,原来的公路危险不能走,要封路,逼着大家走他们修的四公里那段路。 同时设了一个收费站,每新运营车收费100元,前年改成水泥路,去年收费135(股份比例是余深书、余生平占51%,李建军占49%)。这是典型的行霸与村霸相互勾结实例。
4、康辉石材理事会:
余深书俩兄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成立了一个康辉石材理事会。一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是在法律上站得住脚:三是使乱收费、乱摊派变成合法化。他要求每个厂派一个代表参会,并要与会者报到签名,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民主,凡事还是由他俩兄弟说了算。理事会秘书长、副理事长都是余深书从古田老家请来的。资金财务和出纳都是康辉公司派出的,余深书直接控制。因看不惯余深书兄弟欺负人,乱摊派,吃空饷等等做法,最后气的回老家几个月不来上班。
他们的所作所为专门坑人、害人、算计人,目无法纪,视公平、正义为儿戏。不给你炸药,你公司就不能开采;停你矿山电就要停工;路不让你走,你矿山就是有石头也拉不下来。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权力呢?
四、我们的诉求
恳请上级领导、新闻媒体、公、检、法机关将余深书、余深平、李建军三人绳之以法、为民除害,以平民愤,还矿区从业人员一个公道,还当地老百姓一个公正、公平、讲理的工作生活空间。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安定团结和谐,不然永无宁日。
    以上内容完全属实,否则,文责自负,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承诺人如下:
 
20193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邮寄:安部、国家自然资源部、国务院法制室、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政府法制室、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人民公安报、法制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中国商报法治导报、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等。

 

来源:http://zgspzlw.0370hq.com/show.asp?id=8345&from=singlemessage

责任编辑:
上一篇:新买的奔驰车十多天就坏了,奔波一年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