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岭沟杏花记
2018-03-19 来源:
简述:大岭沟杏花记
  文/王兴舟
  林滤山里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古村叫大岭沟,历来默默无闻,少有人知,近年突然声名鹊起,爆得大红,成为南太行旅游热点的新宠,招得蜂蝶不邀

大岭沟杏花记
  文/王兴舟
  林滤山里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古村叫大岭沟,历来默默无闻,少有人知,近年突然声名鹊起,爆得大红,成为南太行旅游热点的新宠,招得蜂蝶不邀而飞,游人纷至沓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全是村里坡坡岭岭的杏花惹来的声华。
  前些日子,大岭沟举办了闹如集会的杏花节,人很多,花很盛,场面很热闹。家乡的老同学发来微信:“采桑镇大岭沟的杏花开了,飞鸟啾啾,山花争艳,蝶花相恋。你若不来,花为谁开?”我还没见过这么撩人情思的邀请,尽管伤病在身,我踌躇再三,还是按捺不住对杏花的向往。在杏花节的四五天后,一个细雨霏霏的日子里,我由老友作陪,返安途中顺访了大岭沟。
  春分过后的大岭沟村,绿杨随风,浓杏拂墙,燕支重色,处处风景离不开杏花朵朵。春色,像一件巨大无比的披风,用绿作底色,披在了整个山村之上,杏花丛丛簇簇、深深浅浅、融融冶冶地尽绣其上,把一季的风流与艳丽展露无遗。青青陌上草,艳艳枝头花,大岭沟到处都播散着芬芳,烂漫着想象,令人心旌摇荡的景色。这个时候,我一到大岭沟立刻就随着山山水水淹没在花海之中,陶醉进浓得化不开的花香里……沐杏花花雨,听鸟唱花腔,踏碎红小道,简直是诗画般的妙境,然而对大岭沟人来说却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日常,仿佛这份绚丽、这份美妙、这份惬意就是与生俱来的。我初入其境归属感自然便有,这里的地理环境、山野植物、民俗风情,就连方言语腔也和我老家的极其相似,让我忽有生于斯长于斯的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如少时惯玩的场景,那样的悦目与温馨!
  大岭沟处在远山僻壤之中,梯田镶山犹如铠甲,屋舍俨然静若图画,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也有蜂蝶鸟雀山兽之欢。阡陌交通斜石小径,鸡犬相闻安然恬静。这里的村民善良纯朴,怡然自乐,虽然没有设酒杀鸡,竞邀至家,但也是古道热肠,嘘寒问暖,亲切得让人感动。我听说村里人在杏花节间垒起几个大锅台,做起了山乡大烩菜,用村里办喜庆大事最隆重的礼节招待四方游客,这古风古雅的做派颇有桃花源里人的遗风。大岭沟在林州算是浅山区,慢坡低山,沟沟坎坎,自然形成藏风得水又聚气涵华的小山窝,村子的轮廓酷似一个巨大的花盆,里面密密麻麻地开满了花儿。春天像群青春美妙的少女,裙角飞扬,花艳如画,让大岭沟枯寂的日子充满了色彩,泛着荣光。这里花花木木众多,以杏树为最,东坡西垴,满山的杏花不约而同地把酝酿一冬的美意洋溢地张扬得哪里都是,浓彩艳抹地招摇山野,大岭沟是有点妖娆了。但现在时近落花时节,杏花已然褪去了艳妆,变得洁白恬静起来,堆雪铺玉,远远看去成簇成片的花景宛若雪原,每棵杏树也像冰饰的霜花,俨然成了雾凇奇观,说是“花海”,还真不算夸言。大岭沟杏树种植的历史久矣,杏林里树木高低参差,老幼同堂,老的沧桑斑驳,树冠如云,花团锦簇;幼的精致小巧,迷你可爱,妙若精灵。放眼望去,满村杏花嫣红的花蒂,云白的花容,金黄的蕊丝,清纯疏淡,飞甜流香,美得无边无沿的泛滥,开得没心没肺的旺盛,一副浅浅笑笑的美妙模样,赏之心里酥痒,真是妩媚得醉人!大岭沟的杏花虽然没有一泻千里的浩浩荡荡,但它依山而下,地岸田埂做梯,层层级级浸染,漫漫溢溢铺展,场面也很壮观。蜿蜒曲折的山路小径,静默古老的土房石屋,在杏花的映衬下,透出简朴而又纯粹的暖意。大岭沟的杏花不沉鱼不落雁,不倾城不倾国,只倾自己的所有,遍染的风景就像亲手织出的一帘风中飘扬的绣花土布,清秀得古朴典雅又美幻多彩!

责任编辑: 心心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洛阳市禁毒工作受到表彰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湖南新网 河南经济报资讯周刊编辑QQ:350856811

Copyright by www.hn66.net